被医托坑害全过程案例记录(转自朋友日志)

    前几天去寻医看病时,碰着医托,上当受骗两千多块钱。回来之后想把整个过程记录发布出来,给能看到的人提个醒。生病是常有的事,求医是个问题。这是我个人的真实经历,内容的每一个细节都保证真实。如果你愿意,请分享给身边的人,不要让如此悲剧再重演一遍又一遍。
    八月份的时候,连着好几种病一起突发,折磨了我将近一个月,大家都建议去看中医调理,因为 中医从内调的话比较好,不比西医得一项一项治理,还断不了根。本人一个月前突发急性荨麻疹,赶上最热的北京天儿,痛苦的折磨了一个星期。打了好几天点滴才 控制住。荨麻疹复发的可能性极大,发时也比较痛苦,后来荨麻疹过后又连着好几场病,加上自从来北京后每个月的那几天痛经都比较厉害,遂下决心中医调剂。听 北京朋友推荐,北京广安门中医院在中医方面很权威,便决定了去广安门求医。
     因本人是一小白领儿,也就周末有时间。北京大医院,大家都知道,排队挂号那是很恐怖的。那天凌晨差不多五点就起床,赶到广安门已经差不多八点,先挂的妇科已经没号,然后挂了皮肤科号看荨麻疹。
————接下来就是受骗细节———
    我拿着病历本,挂号单子一类的东西走进皮肤科门诊部,正要进门寻找的时候一个女的把我叫住 了,说“排队排队”,我退回来看见一排长椅,才知道要坐在这里排队。那女的问我是不是看皮肤科,我答是。她说得排队,问我多少号,我翻半天找不着哪里有标 记几号的,然后她接过去看说“是144号”,接着说她自己是140号,旁边有一个孕妇说“等着吧,我是70号都还没到。”她们俩中间正好有个位置,我就坐 下了。接着这个女的便问我看什么,我说荨麻疹。她便说“荨麻疹啊?那很严重的。我之前也得过,但是我在这里看了两个普通号,没有看好呢。我是看专家号才看 好的,之前看了两个普通号,花了四五千块钱呢,当时好了,后来又复发。最后看专家号才看好,就再也没复发过。”我便说自己平时没有时间,专家周末也不上 班。没招。她接着说有一个叫王兴锁的大夫,是广安门的专家,七十多岁了,在十一楼坐诊,平时不来广安门的时候就在养生堂坐诊。然后一个劲的问我,听过养生 堂吧?我也没答话。
    然后呢,旁边的孕妇就说她也是来看荨麻疹的,她们俩也开始讨论,那个孕妇说她每年到某个季 节就会发,一年发一次,都两年了,之前也治过,还是发,所以今天来看看。然后那个女的问孕妇:“XXX大夫看过了吗?”答,看过了。“那XXX呢?”答, 也看过了。那个女人就也推荐孕妇去看那个王大夫。顿了一会我没说话,那个女人问我是哪人,我说南方的,接着问南方哪的,我说贵州的。她立马就换了方言说 “哎哟,老乡啊!”。说的四川口音,但是呢,因为贵州四川挨着,所以方言都差不多。而且在北京,确实是遇见云贵川的都算是老乡了。然后接下来全程她都用方 言和我交流。说她之前的求医路什么的,荨麻疹之前找普通号花了四五千看不好,总复发,找专家给看好了。说那个医生在广安门坐诊时是300一个号,在养生堂 呢就是100一个号(之前也有朋友告诉我,广安门的专家号确实是200一个号的。而且专家大夫们也不止在一个地方坐诊,有的大医院都会请知名专家一周来医 院坐诊一天这样)。我接着说,我其实不止来看皮肤的,我还得调别的呢。她问什么,我说,痛经。她说可以的啊,中医就是全部调的啊,又不是只管一个地方。说 还没结婚的话赶紧去调调,怕以后影响生育。此时,旁边的孕妇已经在问她要那个养生堂的地址了,说的是公交过去就四站地,打车也就起步价。孕妇还给了她病历 本,让她把地址写上。然后问我去不去,要去就一块了,在这儿排队不知道排到什么时候,而且还是普通号,还不如一次性找个专家看好得了。我寻摸了半天,还挺 天真的对着那女的问了句“这普通号真看不好吗?不是说广安门的都挺好的?”那女的很坚决的回答“我都看了两次了,最后专家看好的。”我还问她怎么都看好了 今天还要过来呢?她说她来看头发,总掉发。我也没多想。心一横,想着100就100吧,挂个专家给看看,反正也不远。再说,养生堂这是北京卫视的一个节 目,确实也看过那些专家们讲解的。然后她给了我一个电话号,说是王大夫的徒弟的电话号,让我给问问今天还有没有号了。姓何。我打过去,一个女的接的。问还 有没有号,她说查查,然后告诉我只剩两个了。听说正好有两个人过去,就给留了。
    然后我就和那个孕妇打车过去了。车上那个孕妇跟我说了一些她原来也是痛经求医的经历,说怀 不上,北京各大医院都去了,治了好几万吧,最后还是回老家找中医调好的。说痛经还是得中医调。(这个问题确实也是很多过来人说过的,痛经确实得中医,尤其 是宫寒什么的。)孕妇是湖北武汉人,怀孕已经七个月了。到了养生堂,我和孕妇一人交了100挂号费,护士把病历本收走了,拿进大夫的房间里,说等着叫名 字。等了得有半个多小时吧,一直在聊天,小到她怀孕初期的反应,大到她姑父是入赘的都跟我聊了。旁边有一男的,听我们聊天,也插了句嘴,说他是来给他媳妇 拿药的,她媳妇原来也是荨麻疹,吃了两个月的药现在好了,今天他过来问问大夫还要不要继续治疗。听那大哥说话也是南方人,我也没有细问。
    叫到我的名字后进病房,从始至终大夫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当时觉得没什么,然后号脉先把了左 手,几秒钟的时间,接着看了下舌头,然后又把了右手几秒钟。然后问我平时是些什么症状,我就说,他就开始在单上啪啪啪的写字。然后开了单子(处方),直接 递给了姓何的护士。护士带着我出去,拿着单子找药房划价。一副药九十多,开了十五天的药就是一千五百多,然后还加上了五十多的中成药,一共2045.说不 能刷卡,得出去取钱。我正要走出去,那个孕妇叫住我,问我干嘛去。我说取钱拿药,她说她也只带了一千块,不知够不够,要不然等她看完了,她跟我一块去取。 等她看完后,我们一块出去取了钱,回来交款,又等着拿药。最后拿完药一起出了医院打车走,她还主动问我留了联系电话。她好像是花了1600左右。因为我要 坐地铁,所以打车到地铁口就走了。
———–以上是被骗全过程———-    回到家后一整天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忙着买药罐啊什么的。早上起得早,一整天也迷迷糊糊的。 晚上闲着没什么事,想着上网查查这个专家到底有多么权威。结果上了广安门官网,遍地寻不着王信锁这个专家。想着怕是一个星期只坐诊一天,那估计官网上也不 会有。接着去查养生堂的专家名单,依旧没有。这个时候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然后打孕妇的电话,没人接。打王大夫电话,没人接(当时看完病给留了个电话,说 不懂吃药或者有什么情况的话可以联系。)打姓何的徒弟的电话,接了。我也没说其他的,就想套套话,就说我有一个朋友也不太好,想去看看,明天能不能带他过 去。何说可以。我说地址我忘了,能不能再给我发一遍,她就跟我说了。我又问,王大夫的名字,王信锁分别是哪三个字啊?她告诉了我。我回来,输入养生堂地址 (白纸坊路鸭子桥41号)一查,顿时才反应过来,我遇见医托了,那个“老乡”就是。至于孕妇和后来遇见的男人是不是,不太确定。朋友也帮查了王信锁这个 人,居然还有互动百科简介,里边介绍天花乱坠,什么病都能治。但是明白人都知道,这种东西是花钱就能做的。然后赶紧把白天拿出来的药给放了回去,心里盘算 着第二天怎么去退回钱来。

———-接下来是退钱全过程———–
    第二天九点赶到了长椿街地铁。随去的朋友和我坐在地铁站边上开始给卫生局打电话。如果有上 当的朋友,请记住,去之前一定要先给卫生局打电话,算是求助,也算是告知他们一声,我被骗了,现在要去退钱。你们能不能给我个方法,是我自己去退,还是你 们可以派个人跟我去,还是你们去个电话警告。一般他们都会告诉你怎么办。当然,不期望他们会出面协调,但是打过电话后留个记录也是很好的,万一讨不着钱回 来,还可以找他们,而且还起到了投诉的作用。卫生局是全北京都管,他会告知你这个地方是属于哪个区管,然后再打这个区的电话去说明。那天我是打了四五个电 话吧,有做记录的,有管投诉的,有管医疗纠纷的。朋友们记住了,任何一个地方,不管国营、民营,即使是个小药店,都有管辖他的单位。打卫生局的电话目的就 是找着这个管他的单位,然后说明情况,问他们,你该怎么解决。重要的是,必须记住这个骗人医院的详细地址(事实证明前一天打电话去询问详细地址还是很有用 的)。最后我的结果是,让我自己去讨回钱,然后他们也会派个人过去调查。
    便提着要去了养生堂。进门就撞见了那个“老乡”医托,我一把把她抓住了,让她跟我进来。她 问我干嘛。我说“还记得我吧?”她说记得。我说“昨天是你引我到这儿来的吧?”她说是啊。我说你跟我进来。她一直很横的墨迹问我“进来干嘛?进来干 嘛?”。我回了句,别嚷嚷,有你嚷嚷的时候。她便不出声了。姓何的护士见状迎了出来问什么事,我说,昨天那药我不要了,退了。她便把我带进了一个小屋子里 边,让进去说,要关门,我朋友在门口不进去,顺便也看着医托。后来她问我要收费单,我给了她,她拿出笔,开始算。说中成药全退,但是中药不能退,因为中药 是好几种药混合在一块了,我退了的话,别人也用不了,不是每个人都跟我的病症一样,那用的药就不一样,他们还得交给药管所去分类这个药,人工费是要我来出 的。我问出多少,她说药钱的百分之十五。算下来是二百二十多吧。我就说,不行,必须全退。她又车轱辘话来回说,我就说,我懒得跟你说什么分不分类药,什么 药管所的,再说,你这儿开出去的药真的是每个人的都不一样?她说,当然不一样,病症不一样啊。我瞪了她一眼说,全退。她就说那她做不了主,得找她主任,就 跑出去了。一分钟不到就回来了,让我签字,说全退。我不签,我说给了钱再签,她一定让我签字。后来她主任进来了,很暴躁的说,不签了不签了,全退全退,去 办手续。何就领着我出来,去柜台那里把收费单递进去,就把钱全退给我了。拿到钱之前,从始至终,我的药、收费单包括病历本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一进养 生堂大门朋友也把电话录音打开了。拿到钱后我们站在柜台一张一张看钱的真假,确定了之后拿钱就离开了。如果你也有相同的遭遇,记住,态度强硬是很有必要 的,因为他们很明白他们自己的情况,他们最怕的就是有人闹事。只要强硬一点,钱基本都能拿回来。当然,态度强硬的意思并不是说上去就骂人、打、砸。只要药 没有打开,收费单留着,记得医院地址,接下来的事都好办得多。千万不要动粗,不要反倒让自己成为不讲理的一方。谈不下来的通知相关部门,或者报警也是可以 的。
——-以上是受骗全过程———

    总算是结束了一场恶战。想把这件事情写出来公布之前也一度挣扎了好久,觉得丢人,也觉得大 多数人都不会像我似的不动脑子。但是退钱时看到厅里还有那么多患者去“求医”,那个医托现在不知又跑到哪个医院去骗人了。想着醒悟到被骗了当时的各种情 绪,想着退钱前一天晚上的忐忑和无助。我想到如果我曾经看到或听到过这样的医托案例,没准我那天就会多一点防备心。所以我想,我能举手之劳的拿出我的案例 来跟别人分享,那么看到的人多一个,被骗的人就会少一个。其实我个人平时还算是比较冷静,也很小心谨慎,而这次却还是中了圈套。正是因为病了一个月,整个 人精神状态基本长期处于萎靡不振。这就是我病急乱投医的后果。人长期生病后总会想着,只要病能好,花多少钱都愿意的。而这一点却正中了那些违法医托的下 怀。他们是很有经验的团伙,他们的故事情节设计的也很好,用自身事例或者身边人的故事来告诉你,只有专家才能治好你的病,而普通的医生只能让你一再的花钱 又花钱。当你觉得与其花一万看一年的病最终无果时,还不如花一万五一次性看好。这就中了圈套了。
    如果你有耐心读到这里,如果你不想让更多的人受医托所害,请把我的案例花几秒的时间转给你 身边的人看。或者当个茶余饭后的闲聊让别人知道。以后或许会多一点防备心,少一点不谨慎。他们的药虽然不至于吃死人,但是丝毫没有疗效。而且耽误了治疗病 情的最佳时间,又算谁的?这样的医托存在于很多医院,就拿北京来说,各大三甲医院基本都有他们的身影。我只是比较幸运的一个,要回了钱,基本算是没什么损 失。但是想想如果那天我回来没有想到去查一下专家的资历呢?或许我现在也在安心的吃着药,半个月后依然没有疗效的去复查,接着再开药,再吃。钱花了,那身 体呢?
     每个人都有生病求医的时候,我希望你比我谨慎,比我幸运。
     就记录到这里吧。愿安康。

原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8e00b6250101fkj6.html

关于作者

杰夫(jerfo0)

杰夫(jerfo0)

一个活的真实,耿直的boy。
坚定相信爱情,向往自由,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热爱美剧、海贼王、一切户外运动、旅行...
职业:互联网运营。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燥起来!!

查看全部帖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