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 徒步行程说明(10天ACT,3天T湖,2天布恩山):

 

day1:本迪布尔一Chamje一TAL

day2:Dharapani-Danaque

day3:Danaque-Timang-CHAME

day4:CHAME-Upper Pisang

day5:Upper Pisang一Manang

day6:Manang(休整一日游)

day7:Manang-Tilicho Base Camp (T湖线)

day8:Tilicho Lake-Changsar(T湖线)

day9:Changsar-Yak Kharka(T湖线)

day10:Yak Kharka-Thorung Phedi

day11:Thorung La Pass-Muktinath

day12:Muktinath-Jomsom

day13:Jomsom-Marpha-Tatopani

day14:Tatopani-Ghorepani(布恩山线)

day15:Poon Hill-Narapul-POKHARA(布恩山线)

 

(红色为本篇行程部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4、5、6天开始进入海拔3000+空气稀薄地带,虽然需要开始一步踹一口气缓慢行走,但一路上都有雪山相伴,深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植被也越来越稀疏和低矮,暴露出很多巨大的石头,有的一座山就是一块巨石。

 

风也大了起来,风来尘起,需要及时闭眼。也真正进入考验体力和耐力的时候了。

 

特别是第五天,经历了在海拔3000米走夜路,还迷路的风险。虽然最后有惊无险,但还是心有余悸。户外徒步有风险,出行需谨慎。出发前考虑和准备万全,途中要随时保持冷静和谨慎。

 

 

ACT:DAY4

 

CHAME-Upper Pisang(3310)

 

今天的行程是由CHAME到达Upper Pisang(3310),将进入3000多米海拔,正式开始了高原徒步。

 

 

1

 

CHAME是一个大镇子,很多徒步装备可以在这里得到补给。街道有一部分是水泥道。因为是住在镇头,所以早上起来收拾背包出发就顺便逛了逛镇子。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昨晚也逛了这个镇子,但夜晚与白天的感受差别相当大。晚上路上漆黑黑的,只有到店门口才能就着灯光看清路,让人有点慎得慌。不过说来也是很奇怪,这里镇头镇尾都有警察局。而且警察晚上和白天都会成群的巡逻这条街道。其他村子和镇子并没这种情景。

 

因此走在路上还是比较安心的。

 

镇子比较长,走到镇尾,有免费打水的地方。其实路边瀑布和小溪的水也是挺干净的,但城里的胃即使喝山里的山泉水,有的时候也会拉肚子。因此要不就在客栈打开水,要不就在补水点打水,补水点的水都是经过专业设备消毒的。

 

 

2

 

出了CHAME,路走起来很恼火,这一段基本没有小道,只能沿着公路走,其中越野车和摩托车非常多。每辆车经过,都要给我们全身喷上一层灰尘。因此当对向有车飞奔而来的时候,心理总是“mmp”,同时停下脚步,背对着车。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走这种路确实很令人痛苦,经常有意识无意识的去找小道。同时也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脚步,而且高海拔的太阳也越发的晒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路途中的风景还是不错的,经过几个悬崖峭壁。从峭壁中凿出一条小小的公路,人和车就从这里经过。旁边就是垂直上百米的悬崖和汹涌的河流。其实这种从悬崖凿出的路中国也很多,大多是很久以前人们一点一点凿出来的。郭亮村的崖壁公路就比这里的更惊险和震撼。佩服古人的毅力呀。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经过一个苹果园,穿过一片松树林,过一座吊桥,爬一座山,就到了我们预备吃午饭的地方了。上午的路程有点长,走的有点累,也很饿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苹果园结着小小的高原苹果)

 

 

3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看到一座大崖壁组成的山,就快到吃午饭的地方了。这座山很特别,一面是一块非常平滑完整的石头,非常的大。令人有想要跑上去然后滑下来的冲动。这种岩石在农村是当做天然晒场的绝佳场所。

 

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只有我和river。在山下简单吃点干粮,开始上坡爬山了,走过一座吊桥,终于开始走小道了。有树木遮阴,没有灰尘,虽然上坡,但走的十分惬意。

 

路途中还有许多卖苹果、食物和水的小商贩。主要也是服务徒步客,赚点小钱吧。翻过山就到了午餐地。坐在阳台上,四面都是风景。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就在前面的客栈吃午餐)

 

吃午餐的客栈坐落在峡谷中,一面是一块大崖壁组成的山,一面是雪山。放下背包,坐在太阳伞下,偶尔一阵风抚过。这时会感觉十分幸福,十分满足。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4

 

吃完午饭休整一下便出发了,因为是在峡谷中,因此即便才2点左右,却似乎是在跟阳光赛跑。追光少年,追光少女。高海拔地带,直晒阳光很热,没有阳光又很冷,因此在高海拔地区白夜的温差十分大。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对面的山似乎很近。但是要徒步过去,却需要走很久的路程,山路十八弯。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沿着峡谷平坦的小路没走多久,便到了一片十分漂亮的牧马场,草地上有几匹正在悠闲吃着草的白马,傍晚的阳光照在草地和白马身上,美丽极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虽然没有草原的广阔无边,但在稀疏的灌木林中突然出现这样一片景色,着实令人惊喜。感觉这片草地不是天然的,而是开荒播种的。马是当地村民非常重要的财富,特别是海拔越高的地方,汽车开不进去,物资全靠马匹驼运。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经过牧马场,往上走一段斜坡,就到了Upper Pisang了。Pisang坐落在人脸峰的脚下,而Upper Pisang刚刚就在人脸峰对面。开窗就能看到对面巨大的人脸峰,似乎近在咫尺。因为Upper Pisang具有良好的观景角度,因此原本只有几家客栈,但现在有很多家在新建的客栈。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超美的人脸峰)

 

我觉得ACT行程中,观景最美的村子就是Upper Pisang了。对面的安纳普尔那Ⅱ号峰,海拔7937m。因为看着很像一张人脸,因此也被称为人脸峰。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将近8千米的高峰,当地村民一打开们就能看见,真的很特别。而且这么近,让人感觉它很容易攀登。仔细看它,它一对深邃的眼睛似乎也在盯着你。它危险,却有像磁铁般吸引着你。山顶的云变幻莫测,神秘而美丽。

 

 

5

 

入住客栈后,照样是日常必做的事情:洗澡,洗衣服,晾衣服。这几乎让我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因为徒步后,一模身上任何地方的肌肤,都能摸出白白的一层粉盐。不洗澡,不洗衣服会很不舒服,因此有条件的情况下,会坚持入住后就先做这件事情。

 

洗完澡,洗完衣服。花海和行走他们也到达了,不久天就完全黑了。一起去客厅吃饭,人不多,黄皮肤的就我们四个

 

欧美人有几个在小声的聊天,有几个在写日记。发现旅游写写日记是很不错的事情,river、花海一路上也有在写。很多欧美人也喜欢写日记。我觉得写日记,其实是一种跟自己对话,记录当时心境非常好的方式。

 

爱好写作的人,无形中也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就像我们对认真工作的人感觉一样。而且当你习惯上写作了,这并不会是一份很难做的事情。

 

旅游恰恰能看不同的风景,接触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事情,具有不同的感悟和思考。这些通过回想,思考,记录下来感觉很有意义,将来也会是一份宝贵的财富。

 

 

 

ACT:DAY5

 

Upper Pisang一Ngawal一Manang

 

今天是非常惊险的一天,我们又走了夜路。而且另外两位队友黑夜中迷路了,对于我们四个人来说,都是难忘的一天。非常庆幸大家最后都很安全,在户外任何时候都需要有一颗冷静的头脑,同时要有谨慎的态度。

 

我和river的行程是:Upper Pisang(3310)一Ngawal(3660)一Manang(3550)

 

花海和行走的行程是:Upper Pisang(3310)一Ngawal(3660)一Bragha(3470)

 

到达Manang后,晚上9点多才收到花海和行走平安到达Bragha的信息,我们才安心睡了个好觉…..

 

 

1

 

早上起来,吃完早餐,在阳台上开始欣赏人脸峰。都乐此不彼的跟人脸峰合照。拍完依依不舍的背包走人,沿着山腰一侧的小道一直往前走。今天不再走公路了,小道会经过几个村庄,因此路程要比公路长很多。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早上的天气十分的好,湛蓝的天空偶尔有几朵白云飘过。左边的人脸峰一直保持在视线以内。所以开始都走的很轻松,很惬意。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经过一片松树林的时候,路边可以看到很多小松鼠。还看到一只像树袋熊和老鼠的小动物。眼睛大大的,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超可爱。野生动物与人彼此之间都充满了好奇,又有恐惧。我喜欢看野生动物,喜欢观察它们的生活。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走过一座长长的吊桥,跨过峡谷后,就开始上坡了同样我们又分成了两个队伍,我和river走在了前面。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高海拔爬坡并不简单,走一步踹一下,走一段歇一会。不时的抬头看看有多远。山坡有一条蛇形的盘山公路,但估计不是用于轿车通行的,因为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有车经过,甚至摩托车也没有。我们走的是直线上升的小道,每次爬到盘山公路就需要歇会再走。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river累到拍照都不想抬头了)

 

在路上经常碰到一些尼泊尔背夫,其中一个小孩,估计才十多岁。也累的一路走走停停,他们背东西即便背包有背负系统也不用,喜欢用一根宽带子顶在额头上,再用绳子绑在腰上背着走。

 

生活真的很不容易,农村的小孩走出大山厉来就很不容易,很小年纪就开始做背夫的很多。他们体力耐力或许天生就很厉害。但是在尼泊尔徒步路线中,背夫每年都有死亡和受伤事故。因为他们大多受教育程度低,对高海拔安全意思比较薄弱,特别碰到责任心不强的雇主,在恶劣条件下就容易出问题。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贫瘠的土地上,经常能看到瘦瘦的但肚皮鼓鼓的牛群。住在这种海拔的村民,因土地太干燥了,很难引水种植蔬菜谷物。因此大部分是放牧为生。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路途中也会碰到卖小苹果、水和食物的商贩。海拔越高,价格越贵。一路上可吃了不少这里的小苹果。

 

抬头往下看,一道很深的,被河水长年累月冲刷出来的沟壑。令人震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2

 

爬完山坡后,就进入了一个村子。这个时候往下看,来时的路都能看到,但依然不见花海和行走的身影。于是便找个客栈先吃中餐。

 

村口的风相当的大,吹的人瑟瑟发抖。但一进入村子后,就感受不到风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村子大部分是石头和木制结构建成的。吃饭的客栈视角也非常好,抬头可以看到雪山。点了餐后,就坐着看雪山休息一下,吃饭总是要花一个多少小时等待的。客栈有一个小孩躺在牛皮铺着的地上晒太阳,一对欧美情侣在教另一个小孩在学写字。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可能是因为接触外国人比较多的缘故,小孩子特别活泼。跟欧美情侣玩了很久,跑过来跟我们玩。对我们手里拿着着的数码装备特别好奇,镜头感也非常足。

 

 

3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高原的天气就是变化莫测,吃完刚出发没多久,就有一大片积雨云席卷而来。视线清晰可见对面山头在下着暴雨,而这边却还能晒到太阳。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不一会,云层越来越大。这边也开始下着蒙蒙细雨了,不过雨来的快,走的也快。还没等我们预备把雨衣掏出来,就又雨过天晴了。但头顶上的云依然是很多,很厚。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蓝白的云和蓝白的屋子)

 

在中途的一段路上可以看到底下有一个小机场。就一个飞行道,估计是专门用于救援急用的吧。经过飞机场,会经过几个村子。一路上风变的越来越大了,在乌云的阴影下走会感觉很冷,得停下了加衣服。到能晒得阳光的地方,没走多久又会觉得相当的热。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路一直都是平坦的小道,走起来倒是并不费力。经过村庄的时候一路问村民多久到Manang,都答复说2-3个小时。但是他们估计并没考虑到重装和徒步客的速度。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4

 

走过一个白塔后,风变的越发的大了。顶着风走十分的吃力,辛好这里的土里比较硬实,没有灰尘。艰难的走了一段后,风没了,阳光直射出来,迎来了一段小坡路。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下坡后快走到一片小树林的时候,迎面走来个亚裔男人。隔很远就用英文问我们从这里到马南要花了多少时间。用蹩脚的英文回答大概1一个小时。

 

听了之后他就用中文问我们是不是中国人。这下就好交流了,原来都是中国人。

 

他来自中国东北,一个人过来徒步ACT,全身只带了一瓶水。自己的背包是背夫在背着,他的背夫跟着他路途认识的一个欧美人一起,已经走的离他很远了。山上是没有信号的,根本没办法联系到同伴和背夫。

 

一个人走在小树林里迷路了,加上天气变化很快,担心天黑,他也没头灯。于是他便准备往回走,回到最近的村庄休息,第二天再走。

 

身上完全没有其他的装备,又是一个人,心里想他心也是挺大了。便邀请他别返回去了,让他放心跟着我们一起走。可能因为人多了,有底气了。他便掉头跟我们一起走了。

 

我也没走过小树林,听他描述也是有点担心的。但是一路上都有很好的地面标志,标出ACT的徒步路线的,我想如果谨慎一点。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只要保证天黑前走出小树林就可以了。

 

但这个时候挺担心后面两个同伴,他们走到小树林一定会天黑吧。特别希望他们在前一个村子入住,找到WIFi及时给我们发个信息。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其实大部分人在小树林迷路是因为一条小溪便的三岔路口。一条往里走的路很明显,行走后来跟我说里面也有红白漆(ACT路标)的路标。另一条是经过破败的木桥穿过小溪,往前走一点就有一课大树(上图),没走多远也能看到红白漆路标。

 

大部分迷路的人是往里走了,因为之前我就一直有确认公路的方向,地图上徒步道最后是汇入公路走一段才到马南的。于是便带着东北大汉和river穿过小溪,往外面走。

 

不多久就看到红白漆,于是大家便安心了。一路寻着路标走出了小树林。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走出小树林后,来到了公路上,接着经过一个学校,开始还以为是村子。结果只是一个学校,于是只能继续往前走。

 

不一会便碰到了一个40多岁,独自背着大包的意大利女人。于是四人一起走。东北大汉英语好,跟意大利女的聊过后,发现她也是在小溪的三岔路口迷路了。都往里面那条道走了一段距离后,折返回来的。

 

公路实在灰尘太多了。我带着river偶尔走走小道,开始river一直担心怕小道走错,但她后来也是觉得我方向感还可以。我们四人在到Bragha的公路上又碰面了。到达Bragha差不多快要天黑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路上一只牛在毫不畏惧的占道,也不准备让我们,你不怕我,我怕你,绕过牛继续走。往前走就有一座很漂亮的寺庙,但晚上看起来逊色不少。攻略上说Bragha是一个很漂亮的村子,但我们到达差不多天黑了,再加上又累。歇息一会,river上个厕所,我们就又开始出发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到达Bragha后,东北大汉一个招呼都没打,就一溜烟没人影了,估计是去找WIFi联系队友去了吧。从bragha出发没多久,天就完全黑了,意大利女的没带头灯,于是我们三一起走,不久后又碰到一个打着头灯欧美男。四个人走夜路走了差不多1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马南。

 

沿着公路走夜路,并不恐惧,也不用爬坡。只是需要时刻注意路标,因为有的时候是需要插进去走小道的。到了马南,我们四个人均在第一家客栈入住了。立马点餐,连WIFi,等待后面队友的信息。

 

 

5

 

队友(花海和行走)的情况

 

队友们的情况更加惊险,他们到达小树林后天完全黑了。而且同样走错路了……

 

下面是摘取队友行走文章里的部分内容:

 

开始赶路,天色阴沉,开始考虑就地入住,但花海询问了迎面走过来的两人,都说还有二小时就到马南,而且都是好走的大路,于是继续向前走

 

穿过一片树林,开始天黑,找了半小时,才找到路标,树林里有很多小路指向马南方向,但没红白标志,沿着红白指向过了桥重新回到大路,但大路方向向南,和向北目的地不符,开始迷失方向,决定沿大路走,走到有住地方住下先,花海有些害怕了,见树林里有间石屋,应该是废弃的牛棚,就当作救命稻草,也顾不了那么多,提出不走了,进牛棚过夜,但被我否决了,因为夜里可能有雪豹,熊,狼等野生动物攻击,我们在黑暗的树林中打着头灯走有可能己被动物跟踪,而花海告诉我在黑暗中见过两点发光体,二是石屋里可能有很多老鼠,会有病毒传染,还有可能半夜爬进屋里避寒的蛇。

 

其实沿大路走是对的方向,先向南绕山边走,再从公路边左边徒步径翻过山坡,路径重新向北,但夜里看不清周围环境,从指南针判断以为走反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过桥刚走十分钟,就突然看见前面有光闪了一下,走近用头灯照,发现有一排房子,漆黑一片,于是花海呼喊,没人回答,于是绕着围栏找到房子入口,发现一红衣老人打着手电站在门口,花海于是和他交流,付500卢比带我们到今天目的地,老人欣然答应。

 

老人打着微弱的手电带我俩在大路走了半小时,然后转入树林中的徒步路径,沿途可见红白标志,老人步伐轻快,我们背着包在后追赶,中途休息了两次喝水,最后,老人帮花海背包走。

 

据统计,户外死亡最多是迷路,迷路后,易坠崖,坠河,失温……,而这些,极可能会发生在今晚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终于到了村口,安全到达目的地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很遗憾,黑暗中没留下一张红衣老人的正面照,只有半个背影,但我会永远惦记

 

到达马南前一个村子,我们决定住下,明早再去马南和队员汇合,一是不想老人辛苦,二是看攻略这条村也很美,老人带我们找客栈,前面几间客满,找到就要马上回去,我挽留他住他不肯,于是我从包里找出从国内带来的一包椰子糖送给他,给了他1000卢比,说不用找钱,送他出客栈门口,挥手告别,而瞬间他消失在夜幕里,我忍不住蹲在地上抽泣,花海问我是否想挽留他住一晚,天亮再回去,我什么也没说。于是花海马上跑去追他,但人不见了。

 

如果没有老人出现,我们可能在黑夜中惊慌失措走三小时,最后意外发现到了目的地,但实际上花海不一定还有意志和体能走下去,如果走不动了崩溃了,后果是否会象去年在新疆小黑湖失踪事体一样呢?如果最后走反方向了,后面行程就没了备用机动天,就不能如期在马南休整适应海抜,花海后来的高反是否更严重呢?如果在黑夜中坠河坠崖呢?

 

所以,当老人带我到目的地后,他走时,我蹲在地上抽泣,包括现在,我写到这,依然激动,我必须深刻反思,认真复盘。

 

幸好,当天快黑时,我能预感到危险将来,冷静从容在树林中搜索路迹,果断回到大路,没有把恐慌传递给队友。

 

 

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羁绊会相当深。特别是在户外运动刚刚兴起的时候,很多路线都是几个热爱户外的驴友出去探出来的,会冒很大的风险。因此户外驴友之间的感情犹如战友。

 

户外徒步,登山一定会存在风险。但因为热爱,因为很多美景是那么难以触及,所以才令人热爱,前仆后继奔赴自己梦想之地。走的多了,越发觉得大自然之伟大和包容,人类之渺小。

 

现今去户外基本没什么门槛了,有很多商业俱乐部运营。驴友之间并没有很深的羁绊和责任了。也越来越多的人单独出去走一些成熟的路线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户外要不会建立很深厚的友谊,要不就仅仅是萍水相逢。庆幸我们彼此有这样一段经历,也庆幸大家都平安。这对于花海和行走应该感触更深吧。

 

户外的人也是我这么喜欢户外的原因之一。

 

 

 

 

ACT:DAY6

 

Manang休整一日游

 

得知行走和花海在Bragha住下后,我和river都松了口气。早上睡了个懒觉,因为今天是在马南休整一天,随便在周边进行轻装徒步。没有大包的束缚,轻装走起来特别舒服。

 

但明天就开始蓝白标志的T湖线了。

 

 

1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马南应该是算尼泊尔一个比较大的县城吧,但其实相对于中国的县城就小的多了。坐落于一段比较平缓的山腰上。这里石头多,因此房子基本是石头砌成的,就一条街道。

 

早上洗好衣服,就去溜达一下。碰到骑摩托过来的骑侠,还有一群在街上招摇的路过的羊。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中午时分跟行走,花海集合后。两个女生要去寄明信片。没想到的是这里还真的有邮局。邮局是在一个牛棚的二层,完全不像是一个民政单位。邮寄明信片她们跑上跑下好多次,也不知道她们现今收到没。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马南的邮局)

 

可能是昨天遭遇太惊险了,花海和行走想要晚上喝鸡汤。一路上问当地人有没有活鸡卖。其中一个很热情的本地人把我们领到一户人家去了。看了一下,结果是冻鸡。

 

同时另一个好心的本地人跑来提醒我们,要在客栈吃饭的,因为人家提供的是吃饭免费住宿。如果不在客栈吃跑到别家吃被发现了会很麻烦。于是也就作罢了喝鸡汤的念头了。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马南虽然不大,但商铺还是很多的。也是一个装备补给的地方,有两个面包店,甚至还有一家电影院。原本是准备去看电影的,但好像是错过了播映时间。ATM取款机是没有的,所以徒步的全程都必须带足现金。

 

 

2

 

花海,行走还没到马南的时候。上午我们沿着马南河徒步到河流源头冰川。马南河的水,基本上是由冰川融化而来的。去往冰川的河道冲刷出来的横截面有上百米高。河床上净是巨大的石头,乳白色的冰川水在耳边轰轰响。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沿着河床往冰川走的路上,除了我们两外。还有一对欧美夫妇走在前面。期间看到两个本地年轻人也走过,但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要不是因为前面还有两个欧美人,还真会有点担心会被抢劫而不敢继续往前走。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其实看起来冰川离的挺近的,但我们在磕磕绊绊的大石头上翻越了很久,还是没有走到冰川之上。越到后面巨石越大,越不好走。欧美夫妇停止前进了,我们也就往回走了。没踩到冰川是有点点可惜。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河道虽然很深,风依然十分巨大。一阵风吹过了,有的时候会引起河边峭壁巨大的泥石流滚下。不过河道很宽,我们走在中间。在快要出去的时候,旁边就发生了巨大的泥石流。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仔细一看,在这些峭壁上,竟然还有一群野鹿,数量有十多只的样子。走在峭壁上稳如泰山,不仔细看根本发觉不到。估计是下来喝水的吧,因为峭壁不但寸草不生,还偶会会发生泥石流。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3

 

下午四人去爬了安纳普尔纳观景平台。海拔将近5000多米,花海和行走因为光线背光中途折返。平台上可以观看到冰川,冰川冲刷出来的河道,三座雪峰,还可以完整的看到马南的城市全景以及与平台平行相对的寺庙。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在平台上竟然还有一家餐厅。想想如果是中午来到这里,在这平台上吃个午饭应该是非常享受的吧。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下山的时候,天开始有点暗下去了。回到客栈点晚饭吃。然后排队洗澡。马南就是不一样,客栈人很多,相当的热闹。大部分是在这里休整适应高反的。中午时很多欧美客,就在花园就地躺着,在自己煮些东西吃。

 

 

总结

这几天全程都在3000米以上海拔徒步,辛好第5天的行程是有惊无险,大家也都没有高原反应。体力和精力,因为在马南休整了一天,也非常充沛。

马南之后就是T湖,景色会更加漂亮,路程也更加具有挑战。第二天刚准备出发,行走就过来说,有两个中国女孩因为高反从上一站撤回来,往博卡拉方向返程了。

希望我们四人中不会有高反。体力是没问题的,但高反就不能逞强,严重的话必须返回了。

 

 

 

 

尼泊尔之旅其他文章:

  1. 坐着火车去拉萨

  2. 加德满都,不像城市的尼泊尔首都

  3. 尼泊尔世外桃源般的小镇:本迪布尔

  4. ACT徒步:行走远方,出发啦(Ⅰ)

长按关注公众号
ACT徒步:在3000+海拔,走到天黑迷路(Ⅱ)

 

 

 

关于作者

杰夫(jerfo0)

杰夫(jerfo0)

一个活的真实,耿直的boy。
坚定相信爱情,向往自由,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热爱美剧、海贼王、一切户外运动、旅行...
职业:互联网运营。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燥起来!!

查看全部帖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