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肺炎疫情

今年的肺炎是我经历过比较大的全球性的事件了,03年的非典我还在读初三,那个时候在乡镇里读书,除了姑父因为在北京不能回家过年,镇口设立了专门的检查站外当时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这次肺炎是在我出国去俄罗斯游玩的时候爆发起来的,也正是中国的新年之际。正因为春节是人员流动特别密集的时期,所以肺炎扩散的相当快,目前数据上的影响已经超出了非典了。

回国后,才切身感受到了肺炎的可怕。

1

我有几个同伴因为国内疫情的原因,继续去了第三国。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公司规定了要2月3日上班。

而当我回国一两天后,公司又通知说延长假期2月9日上班,但2月3日必须回到成都。大部分公司也都延长了假期,或者实行在家办公。

另外就是家人担心我回不了国,一直催促我要早点回来。这点比较好玩的是:同伴的父母一直不要她们回国,而我家因为各个城市开始封路了,强烈要求我回国。

这是每个家庭的认知观念不同,实际都是为了子女好。她们看到了自己看到的问题,并以此关心子女。

在国外就看到新闻,感觉很严重,幸好什么的亲朋好友没有确诊了的。但因为这个好像传染起来特别快,特别容易,所以还是非常担心。国家提倡的比较多的还是要大家自我隔离,如果出门一定要带口罩,一定要勤洗手。

因为事实证明,不论国内还是国外,被感染的人都直接或间接接触了来着疫情源头武汉或去过武汉的朋友。而武汉之所以变成了疫情源头,是因为武汉某野生动物交易市场某个人吃了有这个病毒的蝙蝠导致的。

2

回国提前1-2天,我就开始考虑为回国后做准备了。

当时只想到口罩,因为我知道我回国后肯定很难抢到口罩,所以逛街游玩的时候一直留意身边的药店,也经常跟俄罗斯的留学生打听哪里能买到口罩。

我比同伴提前一天回到莫斯科,当晚一个人吃完饭,按照地图找到附近一家药店,竟然被我买到了50多个口罩,我本来跟药店要100个,但他所有的都拿出来了,应该就是50多个,然后就给我算账了。交易完,于是便兴奋的发了一个朋友圈,问朋友要不要带。

我发的朋友圈大概是国内时间的凌晨,我当时并没有考虑到时区的原因。但没想到的是,有很多很多朋友留言或者私聊跟我要口罩。我这才知道,国内真的很多人没有口罩。

收到了来自十多个朋友的具体数额的预定,总共需要将近2000多个口罩。俄罗斯买不到3M和N95,但他们仍然要。因为第二天晚上就会开始赶飞机回国,于是便决定第二天白天话时间去找莫斯科的药店购买口罩。

第二天我和朋友们跑了不下20多家药店,我买到了400个左右口罩,一个当然也回去的买了500个左右口罩,还一个给家里买了几十个口罩。这些数字真的没办法满足预定的要求,但也真心没办法,大部分药店的口罩都卖光了,基本是被中国同胞买走了的。

中国同胞在国外买口罩的热度达到了,我进一家药店,一个引导的老头一边用俄罗斯语说一个词,一边在嘴上比划一个方框。在其他同胞的提示下,我才知道:他是在问我是不是要买口罩。

因此游客多的地方,药店里的口罩基本没了。我是在很偏僻的药店买到口罩了,价格其实并不便宜,换算下来3元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抢购的原因涨价了,但是收据条都是给我们了的。

在俄罗斯买口罩的经历,其实让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俄罗斯好像大的医院很少,但是小的药店很多,感觉跟中国的便利店一样,一个社区有很多个,都是比较小的药店,药店里的医师有好几个。

药店完全不用排队,很多老人进去,在门口取一个号码,就直接进行向医师咨询买药了。我觉得中国的医疗体系其实可以借鉴一下,很多小病完全可以通过这种小药店解决,而且方便跟踪,这也避免了医院排号以及交叉感染的风险。

下午坐车去机场的时候,在机场的路上还看到了很多药店,我和朋友一直数来着,因为是软件打的车,司机估计不愿意停,所以也是望着药店有点惋惜,同时也有点后悔应该用更多时间去找找药店。最后一天的确事情有点多,行程也有点紧张。

前面说了,买的口罩的确完全不够分的,所以很多朋友虽然预定了,我也没有给了。给了一些我觉得最需要的人,给家里邮寄了60个(了解后,发现我家里完全没备口罩),给了一个一直在做口罩分发公益的朋友,还有一个武汉的朋友….

其他的是一些小数额,零零碎碎的,给了主动追问我,我了解了对方确实急缺的。

朋友的500多个,是给了两个要经常去武汉的司机,完全分不到给我。

当然除了家人的,其他人我都是收了钱的,我也没有多收大家的钱,按照汇率平均预估的。这个时候大家缺的也不是钱,缺的是正规购买的渠道。

3

回国后真正的感受到了国内的冷清,也被检查测温了很多次。

地铁里还是有人的,但都是戴着口罩,而人非常稀少。就连换乘站也没有多少人上地铁。

出站口街道上冷冷清清的,还好零零碎碎的看到一些跟我一样拖行李箱的人,否则我会以为我进入了空城。我住的小区本来就是老小区,灯都没有,而且完全没人,我相信如果女孩子走在这样的环境肯定很怕的。餐馆,店铺,影院等都关门了,唯一还开着门的是药店和超市。

这里还只是成都,目前成都感染还不是最严重的。

回到小区,又做了一次登记。

回国后,我第二天邮寄了几个包裹,出去买了一次菜,见了1-2个朋友,然后除了门卫以为就没见过其他人,也没出去过了。

4

这次疫情的发展,好像跟武汉政府前期有意压制有关。

最初是有8个医生是发出了警示的,他们是在自己的同事亲友群里说的,说是非典重现。结果导致官方对这个8个人进行了批评教育,想想如果当初当局开始注重,并展开调查确认,并开始限制隔离,也许就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了。此次疫情对民众以及经济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现在这8个人平反了,但也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到底什么才是谣言呢!因为现在官方说的东西很多也是假的,对于谣言的定义不要一杆子就打死,特别是那种并不是恶意,而是善意的,应该积极去确认和调查。

每个人的判断都会出错,但只要本意是善良的,我们应该容许和宽容。

其实除此之外,我看到一个信息传播的速度是如此的快。群体的智慧都是不理智,是冲动的,很多人看到一个新闻,没有任何自己的思考和取证就转发了,越开越多人这样,会造成信息混乱,会扰乱社会治安。

举几个例子:

  • 老家一个商场的店铺老板,感冒发烧了,然后老家的朋友圈和群里很多在转发说对方确诊了,而且谴责那个商场现在还仍然是开业状态。但后面官方确认的是,那个老板的确就是感冒了,并不是感染了。但说其被感染了的信息我还可以看得到。

  • 这个我不确定是谣言,但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我不敢去定论。一个公众号说的是“钟南山去武汉之前,有北京好几个专家也过去了,意思是说他们知道这个是传染的疾病,但却说没事情,争相写这种新发现的论文”。然后后面一大堆评论说他们吃“人血馒头”。我的怀疑是有可能他们真的认为是没有传染性的,而且我觉得不会有这么坏的人,即便承认是有传染性的,也不会影响他们发论文的吧。当然我也只是有可能,因为我不确定,所以我不敢转发,也不敢去谩骂他们。

  • 还有一些,有说红十字会,屯着很多物资没发放下去,武汉医院要求着去要物资的。还有举报武汉过来的车牌号,结果发现是救护车的。还有说快递员截流拿客户的口罩的。

适当的怀疑要有,但不加判断就传播却是极为不负责任的行为,就跟“键盘侠”一样

谣言止于智者,每个人对于每条信息应该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甚至可以去求证。千万别去盲目的转发,虽然大家可能本意都是好的,本意都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信息,知道风险,提前预防。但如果你的转发是假消息,就可能中了一些有恶意的人的圈套。

一个人的转发可能不会有太大的的影响,但是千千万万个人的转发,是会给他人造成非常大的麻烦,甚至可能死人的。

另外一方面是,真的呼吁政府部门提高自己的公信力,要对自己发表的每一句话的真实性负责。同时在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尽量的公布更多的信息,或者去确认别人发的信息的真实性。

正是因为政府部门很多的假话,官腔,隐瞒。导致民众的不信任,而去信任其他的信息源,如果人民都不相信政府,会有大问题的。

5

危难之时,民族情结异常浓烈,这大概是人类能够进步的原因之一吧。

这次疫情,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都站在了一线。很多人也在到处找口罩的渠道进行捐赠,都希望出一些绵薄之力,都希望疫情早点过去。这种无私奉献的感情和行动,是伟大的。

我买口罩的时候微信跟一个朋友说:“口罩国外很难买,都被中国同胞买走了”。他回复我说:“没关系,只要是中国人买走了就好”

我想正是因为这种力量,让中国克服了一个有一个的困难。但有点令人惋惜的时候,当危难不在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很难做到这样,无私的去帮助别人,甚至彼此之间非常的互相不信任和算计。

很像是家庭一样,遇到了困难,大家相亲相爱一起团结扛过去。但是一旦没有外界的威胁了,互相之间又开始吵架,争这个争那个的。

还有就是,每个人都想要去贡献一点点。但也是要理智,不要太盲目了,不要为了贡献而贡献。你倒是获得心理舒服,感觉很有成就感。但这样也会造就一些不良作风。

有报道说:查获很多伪劣假造的口罩,也有很多在哄抬价格。我有一个同学群,有人在组织大家捐款买口罩,送给当地的医院去。但我观察了一下,是把款筹集后,再去找的货源,生产厂商也并没有生产“医用口罩”的资质。筹集人说,如果医院不用,就给公安系统。我只是想,如果口罩真的有问题,是会害了医院或者公安系统的。

如果能找到正规的渠道,大可提供这样的信息给医院。因为现在医院缺的并不是钱。

当然我并不是说这种行为不对,本意都是好的,只是有好心做坏事的风险罢了。

现在国家提倡的是,如果有多余的物资可以捐献,另外普通民众应该尽量待在家里,出门做好预防。这样才是重中之重,而且虽然医院是感染高发地,但重要的还是掐断根源,如果不传染给其他人,不被其他人传染,感染了及时就医,大家都这样做的话,这个疫情是可以很快得到控制的。最快14天。

6

有部分人是有看热闹的心态,有侥幸的心态的。

回国后,第二天我就去了菜市场。因为我还是太少了解国内的情况了,这种时候应该去超市的,但是按照习惯,我去了菜市场。

发现不带口罩的菜贩还蛮多的,现场看到有一些菜贩是在城管的要求下,去另一个菜贩哪里买了口罩戴上的。还有就是很多人戴的很不规范,因为我从上往下看,口罩鼻子两边有巨大的空隙。

菜价倒还好,都没怎么涨价,很多就只是疫情之前的价格。

菜市里面也有人抱怨无聊,没办法打麻将。也有人互相问今天卖了多少。还有到处游荡,在讨论谁是外地的,老家是不是武汉的,有没有接触过武汉的亲戚。

总之还是有蛮多人不把这个当一回事的,我看过一篇一家人有三个感染的新闻。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艰苦的。也有整个一家人都感染了,大部分逝去的家庭。

我们总是买彩票想着万一我中了呢!但面对危机的时候想不可能降临在我身上。其实好的和坏的降临在你身上的概率是一样的。

而且对待风险我们应该要有“万一”的意识,喜欢冒险的人总是会有“万一”的意识的,只是他们因为想要做,即便风险降临,也愿意去承担。但这个跟疫情相比,完全不同。

7

回国应该是第三天吧,见了我的朋友 小吴。

她不但给我带了各种各样的菜,一袋米,还拿来一瓶消毒液。这让我有点不太适应和有点尴尬,也感觉大家真的在为此努力准备中。当然非常感谢她,只是有的时候别人给予你很多的时候,你总感觉要同样回应很多似的,我知道小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完全是我心理在作祟。

可能我一生中,比较少接受别人的给予吧。有人对你好,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就想我有时候帮助别人的时候,其实也不会想着对方应该什么时候要回馈我一样。仅仅只是想对方过好一些,安全一些。

走后还要我消毒房间,她自己也是消完毒才过来的。虽然我非常信任她,并不介意,但她还是要这么做,并督促我也这么做。

这样对比一下,看来其实我也是有点轻视这次疫情了呢!因为后面都不怎么出门,也把房间整个消毒了一遍,也通风了一遍。

疫情确实可以阻隔亲人,朋友之间的空间距离。但是没办法阻隔相互之间的爱和关心,相信疫情过后会更好吧。

很多人待在家里十多天,的确是会很无聊,但换个角度想想,在家也可以运动的,也可以买几本书多看看,跟家人一起住的也正好有时间多陪陪家人了,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这样想,其实不出门也是有不出门的好处的。

本来是今天上班的,但还要在家待几天。计划是看完一本书,多写写文字,每天坚持锻炼,把视频剪辑好,网上多学学有用的东西。

About the author

杰夫(jerfo0)

杰夫(jerfo0)

一个活的真实,耿直的boy。
坚定相信爱情,向往自由,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热爱美剧、海贼王、一切户外运动、旅行...
职业:互联网运营。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燥起来!!

View all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